一位军人的“热血”担当

时间:2018-10-09来源:濮阳市红十字中心血站编辑:濮阳市红十字中心血站任文林
        英雄档案:
        毛洪礼,男,出生于1958年,市联通企业员工。从2006年起,毛洪礼开始参加无偿献血活动。截至目前,他共献血171次,献血量达5.4万毫升,是名符其实的“濮阳市献血冠军”。2008年、2010年及2012年,毛洪礼先后3次被国家卫生部授予“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荣誉。今年10月10日,毛洪礼即将年满60周岁,按照法律规定,健康公民年过60周岁将不得献血。他决定在10月10日,最后一次献血。
热血战场铸就英雄性格
        20岁那年,毛洪礼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在部队里,他与献血结下了不解之缘。
        “第一次献血是为了救战友。”回忆自己初次献血的经历时,毛洪礼说。1981年,毛洪利在部队里当班长,有一天,他们班里一位南阳市社旗县的战士突发胃部大出血,急需输血。身为班长的他,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站出来。“只要能救战友,干啥都中。而且经过检测,我又是O型血,献血的时候我一直给护士说多抽点多抽点。”毛洪礼说。由于输血及时,毛洪礼的战友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通过这次经历,毛洪礼深刻体会到了,血液和生命密不可分。自己不起眼的几百毫升血液,对需要的人来说是生希翼。
        “第二次献血是在1985年越南战场前线。”毛洪礼说。在一次战斗中,作为火力组组长的他身先士卒,深夜深入敌方阵地。“在推进过程中,就听见‘嗖’的一声,敌方一个冷枪打了过来。”毛洪礼回忆说,“我就知道坏了,赶紧问战友伤亡情况。”在得知卫生员手臂中枪时,毛洪礼义无反顾地献了第二次血。
        …………
        从第一次献血到今天,整整37年过去了。毛洪礼献血171次,共计5.4万毫升鲜血,其中全血1800毫升、机采成分血227个治疗量(5.22万毫升)。37年间,毛洪礼捐献出的血量是他本人身体血量的11倍,可以救活150多人的生命。
         “不献血,哪能品味出社会大家庭的血脉亲情?”这是毛洪礼常挂在嘴边的话。37年的时间,是一段能使钢铁生锈,能使岩石风化的漫长岁月,但它却丝毫没有改变毛洪礼对无偿献血的热爱。尽管鬓发已经斑白、明净的额头已布有深深的皱纹,毛洪礼依旧保持着军人的担当和奉献。
 平凡岗位造就热血情怀
        退伍后,毛洪礼进入市邮电局工作。虽然毛洪礼的身份已经从一名军人成为一名邮电局基层干部,但“献血可以救人”这件事他始终没有忘记。职业变了,岁数大了,但是他身上那股乐于助人的热情没有变。同事们都能感受到毛洪礼对大家的关心。
        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刚开始颁布实施。当时,毛洪礼所在的单位接到上级通知,要组织30人参加无偿献血,毛洪礼得到这个消息后第一个报名。“上战场都没有退缩过,献血当然要第一个冲在前面。”毛洪礼说。那次献血,是濮阳市第一次组织大家集体无偿献血,这在当时来说,无疑是一桩新鲜事。“身之发肤,受这父母,丝毫不可损伤。”数百年形成的惯性思维,左右着大家的思想。还有相当多的人对无偿献血望而生畏。
        一位年轻的同事私下劝阻毛洪礼说:“毛大哥,你这是何苦呢,就是要求上进也犯不着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再说,这年头还有几个活雷锋?人家会笑你傻的。”听了这话后,毛洪礼真的生气了,他诚恳地对同事说:“我当过兵,尝过生离死别的滋味。有了血,就能将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救活;要是没有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的离开。我怎能忍心看着别人在手术台上等死呢?献血就是平民的慈善事业。要是我这样的人算傻子,我甘愿做这样的傻子。”毛洪礼的一番话说得小伙子不住地点头。最后,那名小伙子也主动报名参加无偿献血。并且逢人都说佩服毛洪礼。
        就这样,毛洪礼完成了他在濮阳市的第一次献血,他既是当时献血过程中的第一位报名者,也是第一位献血者。在他的感召下,也有更多的同志逐渐加入了无偿献血的队伍。
定期献血成就良好生活方式
        单位机构改革后,毛洪礼被分配到联通企业任办公室主任职务。在这个位子上加班多、工作忙,毛洪礼的身体状况渐渐不如从前。“因为那段时间经常抽烟、喝酒,我再去血站献血时发现,我的血已经不合格了。这让我很震惊。”毛洪礼说。出于对用血者身体的负责,他不得不决定暂时停止献血。
        被迫中断献血的毛洪礼始终对这件事难以释怀。他决心改变生活方式,把献血这件事‘捡’起来。毛洪礼开始戒烟戒酒,锻炼身体。他常说,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就这样,通过自己的努力,毛洪礼用了很短的时间,让自己的血液又恢复正常。从那以后,毛洪礼也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时刻细心注意自己的饮食和休息,生怕自己的血液影响用血者的健康。
        血站,成了毛洪礼除了单位和家之外最熟悉的地方。献血,也成为毛洪礼生活的一部分。他常常自豪地说:“献血对一个人来说,是一种约束和鞭策,我要时时严格要求自己,这样既对能帮助别人,对自己也有好处。”

 现身说法煽动蝴蝶效应
        有的人付出,是为了索取更高价的回报;有的人付出,却是为了给更多的人带去幸福。有人说毛洪礼很傻,献血百余次太伤身体。坚持献血的毛洪礼,用他的面色红润、声如洪钟向大家证明了献血无损健康。“献血,可以救一个人,甚至一个家,而自己没有任何损失。不用舍己也能救人,还有什么比献血更有意义?”毛洪礼说。
        献血37年,毛洪礼对献血常识了如指掌。不少对有意愿献血的人在献血前总会向他咨询一些相关情况。“大家都向我打听献血时疼不疼?是不是献血前要喝盐水等等。其实,要说一点不疼那是假的,扎针时的感觉就像是被大蚂蚁咬了一口,但当你想到献出的血液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时,那点小小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对于大家的疑问,毛洪礼总会这么鼓励大家。除此之外,毛洪礼还是无偿献血的义务宣传员,走到哪里都会将无偿献血常识普及到哪里,“至于喝盐水的说法,那是不科学的,也是没有必要的。”“我已经献血5万多毫升,几年来,没有打过针、吃过药,每年单位体检各个器官功能正常,身体倍棒。”
        在毛洪礼献血行为的带动下,毛洪礼的儿子也在百忙之中接下老爸的接力棒,参加献血;就连远在郑州、开封和新乡的战友和亲戚也都在加入了无偿献血的队伍。原来的“反对派”也如今变成了“同盟军”,相信将来也会有更多的人会在毛洪礼的带动下加入到无偿献血的队伍中来。“我为自己能够帮助别人而快乐,我向用过我血液的人送上美好祝福,我为受我影响加入到无偿献血行列的人喝彩。”看到身边人在自己的带动下加入无偿献血的队伍,毛洪礼激动地说。
志愿服务将是我全新舞台
        今年10月10日,将是毛洪礼终生难忘的日子。
        60年前的10月10日,毛洪礼出生于河南省长垣县的一户普通农家;今年的10月10日,既是他从工作岗位上退休的日子,也是他完成今生最后一次献血的日子(按照法律规定,年满60周岁的健康成年人将不得捐献血液)。
        工作和献血的“双退休”会不会让毛洪礼产生心理落差呢?面对大家的疑问,毛洪礼摆摆手说:“不管岗位怎么变,我的心没有变,我是军人出身,身上就要保留军人本色不能变。退休后,我首先就要加入无偿献血志愿服务队,即便不能献血了,也要为献血者做志愿服务,为社会做贡献,站在无偿献血志愿服务队这个新舞台上发挥余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